极速飞艇群

公开课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公开课 > 走过115年 西泠印社是如何做到风雨不败的

走过115年 西泠印社是如何做到风雨不败的

  百年西泠,百年名社。11月13日的之江饭店千人会堂内,400多名西泠印社海内外社员汇聚一堂,共同庆祝属于他们的生日,西泠印社建社115年庆祝大会在这里拉开序幕。

  今年是西泠印社社庆115年,逢五逢十,在西泠印社的社史上都是大庆之年。今年又是国家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也是国家走向繁荣昌盛的四十年。

  “西泠印社自创立之日起,就以传承和发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己任。西泠印社115周年大庆是西泠印社发展进程中的又一个里程碑,今年又恰逢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新的时代赋予新的使命,新的使命引领新的未来。”西泠印社副社长、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朱关田表示。

  “回首西泠印社历史,我们这样一个百年名社,在改革开放四十年历程中,与国家同呼吸共命运,与时俱进,继往开来。”西泠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陈振濂深情道。

  百余年来风雨兼程,今天的西泠印社不忘初心,一直向着“名家之社”“天下之社”“博雅之社”的三大目标和“国际印学研究中心”(简称“三社一中心”)不断迈进。此外,西泠印社也在走向社会,走进大众,走向国际,成为杭州的一张金名片。

  名家之社

  115年来,吴昌硕、马衡、沙孟海、赵朴初、启功、饶宗颐社长等宗师巨匠们执掌西泠,6任社长薪火相传,使得创立于1904年的西泠印社成为我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文人社团,也是海内外研究金石篆刻历史最悠久、成就最高、影响最广的学术团体。

  清末孤山创社,经历了诸般风雨,遂有如此一份恢宏大气而不张扬的格局。在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这些历史的大关键时期,以吴昌硕、马衡和“创社四君子”为代表,西泠印社几代人坚忍不拔、自强不息、百折不挠,始终成为传统文化和艺术在近现代转型过程中生命延续、薪火相传的保证。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张宗祥为首的印社中坚,在一个非常时期使西泠精神得到赓续,事业恢复并有积极的推进和发展。

  孤山一草一木,一屋一瓦,其血统纯正、血脉通行,始终不曾言败。西泠印社凭借改革开放的东风,从1979年到1983年短短五个年头,从75周年到80周年,广纳天下英才,1979年沙孟海先生当选社长时,社员大会出席者才50人。而五年后的1983年出席大会的社员嘉宾激增到200人以上。如今,西泠这棵百年大树已枝繁叶茂,社员共有503名,遍布世界各地,集聚了一批优秀的艺术家,刘江、朱关田…..可谓人才荟萃,名家云集。最年长社员104岁顾振乐和最早加入西泠印社的韩国社员权昌伦也来到了庆典现场。

  要成为西泠的一员并不容易。百年社庆之后西泠印社以校考开门纳贤,凭真本领即可遂愿,吸引无数人投身其中,而印社对每次考试入社者所出考题,不再是一般刻一方好印,而是依印学史的丰厚历史拓宽艺术视野,规定出每年考试的不同科目,今年古玺花押、去年唐官印封泥、明年多字印玉印、后年圆朱文将军印、再后年赵之谦丁敬还有巨印……十年轮回,几乎把中国玺印篆刻史的经典风格过了一遍,对于参与投稿的作者而言,除了参展获奖记录之外,更有一个意外收获:把古代传统全面做了一遍研究与攻习,打开眼界,夯实基础。今天印坛上许多风行的创作流派风格,大都出于西泠印社为评奖考试入社所出“考题”的引导和催化。在不少专家看来,引领风气,是西泠印社对当代二十多年全国篆刻创作的最大贡献。

  天下之社

  东学西渐,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改革开放之初,国门大开,西泠印社在对外交流方面也日臻活跃。1987年,印社名誉理事小林斗盦先生率弟子40多人,到西泠印社孤山举办“日本篆刻家作品联展”。1988年,由日本青山杉雨先生倡议,日本《读卖新闻》社与中国《人民日报》社共同举办的“西泠印社展”,经过两年准备,在日本东京、大阪、岐阜巡回展览,西泠印社藏品倾巢而出,许多见不到的珍贵文物出展,在日本引起了极大轰动,书法篆刻家和数以十万计的爱好者奔走相告,欢呼雀跃,津津乐道,赞不绝口,万人空巷之誉,诚不虚妄。这次展览在改革开放前期不过十年之际,在大家都引进国外展览时,却反向把中国书画篆刻传统艺术推向日本,大大树立了中国古典艺术所标示出的民族文化自信心和自豪感,也树立了西泠印社“天下第一社”和孤山作为“印学圣地”在日本艺坛几代人心目中的崇高威望。

  2017年4月,西泠印社与香港集古斋在香港共同创办了香港“西泠学堂”,时任西泠印社社长、年逾百岁的国学泰斗饶宗颐先生等为香港“西泠学堂”揭牌。今年4月,香港“西泠学堂”正式开班,经过遴选的90多位艺术爱好者参加了篆刻、书法、绘画班,同学们的学习热情高涨,学习成果突出。

  2018年6月19日,“西泠学堂”首堂法国公开课在巴黎开讲。50余名当地中国文化爱好者齐聚巴黎中国文化中心,聆听期盼已久的中国篆刻艺术讲座,并纷纷拿起刻刀亲自体验。

  此外,一度“高冷”的西泠印社也在走向社会,走进大众,走向国际,真正成为杭州的一张金名片。陈振濂犹记得,2003年11月中旬西泠百年华诞之时,杭州城内遍地都是西泠印社百年华诞的招贴,城市主要街道遍布百年西泠的旗帜,杭州全城充溢着西泠印社百年社庆的热烈氛围。男女老少,士农工商,人人皆以谈西泠印社为时尚。

  博雅之社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百年西潮乃知西泠印社“孤岛”守望之珍贵。“不随波逐流,随风摇摆,坚持西泠精神所包含的传统文化自信,是西泠人奉仰的精神图腾,也是从‘创社四君子’丁王叶吴,从吴昌硕到沙孟海再到饶宗颐,留给我们的最大的财富。”陈振濂表示。

  “诗书画印综合(兼能)”与“重振金石学”是西泠印社的两大时代目标,也将成为今后一段时间内西泠印社在当代保持鲜明独立性而在学术理念上展开的双翼。

  西泠印社从起步之始,就是讲求“诗书画印综合”的典范。吴昌硕诗书画印均为巨擘自不待言,历任社长群体中,或艺术与学术兼善,或专业与文化兼能,有以“学术引领”者,如马衡、张宗祥、沙孟海、启功、饶宗颐;有以艺术创作独标高峰者,如吴昌硕、潘天寿、王个簃、诸乐三、傅抱石、沙孟海;“综合”“兼能”是他们这一辈大师高居峰巔时的辉煌底色。

  保存金石、研究印学。金石学,作为学术,正在从体制内走向民间;而作为一种传统文化的物质承传形态,它却仍然可以重新焕发生机,从低迷再走向繁盛。2009年,“‘重振金石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西泠印社召开,近百位专家学者围绕“金石学”的基础概念、古玺印与金石学的关系、彝器铭文和碑帖研究、金石著录文献、金石家人物、金石收藏和流布等,进行了“理论先行、学科居首”的前期专业和学术思想的准备。2012年,西泠印社壬辰秋季雅集,“百年西泠·翰墨千秋”举办了“西泠印社社员金石拓片题跋展”,这是印社在创社初期“保存金石”思想引领下,全社参与的又一次尝试——从弘扬篆刻艺术到走向“重振金石学”。2013年,西泠印社举办110年大庆大型系列活动“百年西泠·金石华章”,其间又举办了围绕“重振金石学”主题的“金石家书画铭刻展暨鉴赏会”与“西泠印社社员藏珍展”。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