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群

债券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债券 > 李迅雷:卖方研究严重过剩 2020年后很多机构将出局

李迅雷:卖方研究严重过剩 2020年后很多机构将出局

  12月21日,中泰证券研究所所长、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表示,对于“后新财富时代,卖方分析师应该如何更好体现自己的价值? ”这样的提问,李迅雷直言目前卖方研究已经严重过剩了,而且研究模式、研究方法与研究方向同质化情况非常严重。

  李迅雷看来,研究分佣模式未必会长期持续下去,通过评选最佳分析师的模式也未必能太高分析师的身价,主要还是靠分析师的研究专长来体现自身价值。李迅雷还提到重大事件分析报告满天飞现象,这种如潮水般涌向网络媒体的报告,究竟有多少价值,值得怀疑。

  李迅雷谈到,给研究员的评价可以用三个不同方向的特长来评估,一是知识的全面性;二是研究深度;三是社会资源的组织能力。一般而言,要在三个不同方向都获得高分很难,但凡有一项能够获得高分就不错了。这就是为什么如今的卖方研究都需要团队合作,目的在于取长补短。在信息过度泛滥的情况下,卖方研究需要具有深度、独特性,需要提供度身打造的个性化服务,这就需要沉下心来做研究。

  李迅雷表示,研究需要升级,如果按每10年为一个上升级别,那么1.0的时代早就结束了;2.0的时代还没有形成一个标准化的升级模板;2020年之后,将迎来更富有挑战的3.0版,很多机构的卖方研究将淘汰出局。

  李迅雷最新访谈:

  问:在“后新财富”时代,卖方整体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近期也感受到一些研究员的迷茫。作为所长和资深前辈,你认为卖方分析师应该如何更好体现自己的价值?

  李迅雷:目前卖方研究已经严重过剩了,而且研究模式、研究方法与研究方向同质化情况非常严重。从今后看,研究分佣模式未必会长期持续下去,通过评选最佳分析师的模式也未必能太高分析师的身价,主要还是靠分析师的研究专长来体现自身价值。

  目前,只要一发生重大事件,各种点评报告、分析报告以最快的速度、第一时间发送给客户,或者更多是通过自媒体方式来对外传递。这种如潮水般涌向网络媒体的报告,究竟有多少价值,值得怀疑。

  我曾经在10年前,给研究员的评价用三个不同方向的特长来评估,一是知识的全面性;二是研究深度;三是社会资源的组织能力。一般而言,要在三个不同方向都获得高分很难,但凡有一项能够获得高分就不错了。这就是为什么如今的卖方研究都需要团队合作,目的在于取长补短。但即便如此,在信息过度泛滥的情况下,卖方研究需要具有深度、独特性,需要提供度身打造的个性化服务,这就需要沉下心来做研究,即研究需要升级,如果按每10年为一个上升级别,那么,1.0的时代早就结束了,2.0的时代还没有形成一个标准化的升级模板,2020年之后,将迎来更富有挑战的3.0版,很多机构的卖方研究将淘汰出局。

  问:去年市场上曾经热烈讨论过“新周期”,现在看来“新周期”被证实或证伪了吗?周期有没有触底?对于中国而言,多高的经济增速是正常的水平?能否预测一下2019年的经济增速?

  李迅雷: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90%以上的信息被淹没,无人关注。因此,标新立异成为吸引眼球的一种最常用手段。在我看来,新周期之说更多是一种吸引眼球的提法,因为已经有了新常态、新时代、新经济、新金融之说,再增加一个新周期也无妨。但是,这一提法的最大错误就是把去年欧美经济的复苏对中国外需的提振误认为是新一轮上行周期的开端。

  事实上,中国经济周期几乎等同于房地产周期,自2011年之后,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一直处于回落当中,即从33%的高位开始下行,与此同时,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也开始下降。当前的经济增速下行,实际上是一种均值回归,是对过去过快增速的一种矫枉过正。目前国内的杠杆率水平已经与发达国家相当,但GDP增速则在人家的两倍以上。因此,下行周期应该还没有触底,出口增速、房地产投资增速等仍然偏快,会进一步回落。今后的正常的增速水平会在5-6%之间。2019年的增速不会太低,估计在6-6.5%之间,但这一轮下行的持续时间可能会比较长,即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可能会“磨底”,因为结构调整需要时间。既然我国去杠杆不是通过硬着陆方式来实现的,下行比较缓和,那么,回升也会比较缓慢。

  问:最近市场对美联储明后年加息计划产生了一些新的看法和分歧,你对美联储后续的动作有什么预期?

  李迅雷:美联储议息会议认为,明年还会有两次加息,后年还会有一次。美联储是否加息,主要看就业和通胀这两个数据,对今年最后一次是否应该加息,市场争议很大,认为要加息的民意调查结果也是历次最低的。既然已经加了,那么,明年就要看美国经济的状况了。我认为美国明年加息的次数或许只有一次,因为从目前看,美国经济已经跟随日欧经济开始下行,虽然下行的幅度不会很大,但在货币收缩、财政政策又将受制于民主党主导的众议院背景下,特朗普经济政策空间有限。那么,明年美国的失业率就会上升,美联储可能会关闭明年3月份的加息窗口,之后在6月份再决定是否加息。

  问:有人认为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应降息,近期有分析称应该降低贷款基准利率,请问如何看待当前的利率水平及央行推出的TMLF?

  李迅雷:我也认同降息的观点,一是经济下行,二是通缩隐现,三是汇率稳定。但我不认可降低贷款基准利率或存款基准利率。记得在2015年年中的一次存贷款基准利率下调时,央行已经声明将商业银行的存款利率浮动比例提高至100%,而贷款浮动比例早就放开。也就是说,上调或下行对于商业银行的指导作用已经大大弱化了。既然如此,那何苦还要动基准利率呢?因此,今后央行将更多采取美联储的方式来调控利率。当前部分企业的融资利率水平仍然偏高,主要因为信用环境偏紧,这也是央行为何要推出TMLF的原因。

  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资金可使用三年,且比MLF利率优惠15BP(类似于定向降息),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大、符合宏观审慎要求的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城市商业银行,可向央行提出申请;同时再增加再贷款和再贴现额度1000亿元。央行两条措施一方面有助于缓解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压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减小经济的下行压力。但当前政策仍属于定向宽松,并不是强刺激,有助于减缓经济下行的速度,但难以改变趋势,接受常规经济增速是不得不做的选择。央行发布公告称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意味着当前市场资金利率是央行合意水平,短期内短端资金利率进一步下降的可能性也很小。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