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群

财经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建行邓艾兵:前瞻管控风险需主动优化结构

建行邓艾兵:前瞻管控风险需主动优化结构

  文章|《中国金融》2019年第1期

  当前外部形势错综复杂,对银行业稳定资产质量、稳定市场预期形成较大压力。有效化解现实风险、前瞻管控潜在风险对新时期银行业可持续发展构成挑战。从近年来国内外实践看,主动优化结构是新时期商业银行抵御周期波动、实现稳健经营和创新发展的根本出路。

  形势错综复杂要求前瞻管控潜在风险

  错综复杂的外部环境加大银行潜在风险。当前,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在新发展理念指导下,社会转型、产业升级、经济发展新旧动能转换加快,孕育新的市场机遇。与此同时,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从外部看,全球经济复苏进程中风险积聚,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明显抬头,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发酵,对我国经济带来诸多不利影响。从内部看,我国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重要时期,政策环境和市场条件也在发生深刻变化。控制地方政府负债规模、调控房地产市场、加快僵尸企业出清、提高环保安全技术标准,再加上市场优胜劣汰机制的作用,部分企业面临较大困难。既要消化处置现实风险,又要前瞻管控潜在风险,商业银行持续健康发展面临较大挑战。

  银行资产质量总体稳定有利于引导市场预期。银行资产结构是国家经济结构的缩影,银行资产安全直接影响市场预期、关乎经济安全。对于处在社会信用链条中心的商业银行而言,按照中央的要求“办好自己的事”,对于稳定和引导市场预期作用重大。

  前瞻管控潜在风险的监管理念得到广泛认同。本轮国际金融危机后,国际监管机构对金融机构风险管理提出了前瞻性风险调整要求。2014年7月,国际财务会计准则理事会正式发布《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金融工具》(IFRS9),要求采用“预期信用损失模型”以取代“已发生损失模型”。其目的是以财务管理约束风险过度扩张,促进银行主动优化结构,在一定程度上“熨平”经济周期。

  主动优化结构有利于银行抵御周期波动

  结构影响银行能力和价值。银行价值的内在基础在于结构。人们在评估银行竞争力和市场价值时,通常比较关注资产质量、资产收益率、资本回报率等易于观察的财务性指标的短期波动。但归根结底来看,这些财务性指标的长期表现是由一家银行业务结构、资产结构、风险结构等结构性因素决定的。从实践看,不同银行由于业务结构、资产结构、风险结构不同,其抗风险能力和市场价值也大不相同。例如,美国的富国银行得益于业务结构较为合理,零售、小微企业等自身优势领域资产占比较高,在金融危机中受冲击较小,危机后连年保持市值全球第一;反之,英国的北岩银行在危机发生时,其资产质量、资本充足率并无问题,但流动性较差的资产占比高达86%,最终因流动性枯竭“轰然倒塌”。这些经验与教训值得总结。

  结构安排影响银行业绩表现。近年来,随着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的变化,国内银行业面临经营管理新挑战,不同银行作出了不同的选择。有的银行制定了零售优先业务战略,充分利用零售贷款风险资产加权系数小、不良率低等特点,在经济调整时期实现了自身经营稳中向好。而有的银行则没有摆脱传统发展模式下形成的固有思维,仍然习惯于“贷大、贷长、垒大户”,将大量资产集中在一些产能过剩、技术落后、环保压力大的传统产业,最终在政策和市场调整中遭受较大损失。

  积极探索主动优化结构的客观规律

  服务实体经济是优化结构的出发点。面对当前错综复杂的局面,商业银行要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破解难题,将服务实体经济和主动优化结构紧密结合起来,在促进社会经济发展中实现自身价值。例如,服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探索新思路新做法,加快普惠金融业务发展;服务生态文明建设,不断完善绿色金融业务体系和运管机制;服务现代经济体系建设,加强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金融支持;服务国内市场壮大,积极创新消费金融业务模式;服务过剩产能化解和“僵尸企业”出清,加快风险客户压缩退出,提高社会资源配置效率;等等。

  发挥管理者主观能动性是优化结构的基本方法。主动优化结构包括四方面内涵:一是它是事先的、有选择的、具有前瞻性的“主动规划”,而不是事后被迫接受的某种结果;二是它是通过“自上而下”的“主动引导”形成的,而不是“自下而上”自发生成的;三是它通过某种激励约束机制设计,能够有效激发各级机构“主动作为”的内生动力,而不是消极等待、无所作为、放任自流的;四是它突出风险管理主体性,强调在银企风险共担的基础上实现银行的价值创造,而不是消极片面地躲避风险。上述“主动规划、主动引导、主动作为、主动担当”强调了主动优化结构过程中管理者的主观能动性,充分反映了“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的要素,是主动管理方法论的集中体现。

  合理性是科学评价优化结构成效的落脚点。结构优化是不同机构在不同时期、站在不同起点、拥有不同条件,面对不同矛盾作出的不同决策,其成效难以用统一标准衡量;同时也要看到,结构优化是持续的、动态的、没有止境的,其基本特征在于“没有最好,可以更好;没有最优解,可有满意解”。评价主动优化结构成效既要符合特定环境,又要符合银行经营管理一般规律,可围绕“合理性”开展评价。从实践看,合理的结构应具备以下特征:一是遵循性,银行各项主要结构安排应满足“服务实体经济、尊重发展规律、发挥比较优势”的总体要求,既与经济金融发展趋势相一致,又与自身业务战略和风险偏好相一致;二是协调性,银行资产组合主要比例关系应相互适应,主要指标应控制在合理区间,特别是要在风险、收益和资本间保持较好平衡;三是有特色,结合区域资源并与银行管理能力相匹配,能够体现自身比较优势。

  主动优化结构的管理框架和实施路径

  统一风险偏好

  风险偏好是主动优化结构的前提,它指的是银行为实现持续盈利,在自身风险承受能力范围内所愿意接受的风险水平。银行应当在资本约束的前提下,理性预期经营环境,主动安排各类风险结构摆布,形成目标风险轮廓,以此反映银行业务发展战略走向和经营管理预期目标。风险偏好设定应满足以下四方面要求。

  确定风险承担总量。银行经营风险的通常办法是以收益覆盖预期损失、以资本抵御非预期损失。银行通常根据历史经验统计违约概率(PD)、违约损失率(LGD),按照既定风险容忍度(在统计学上反映为置信区间的设定)测算经济资本占用水平,以合理确定风险边界。一般来说,银行拥有的资本规模越大,它能够承受的风险总量也就越大。

  体现股东期望。设定风险偏好需要体现股东期望,包括收益和风险两个方面。收益期望主要表现为资本回报要求;风险期望通常表现为资本充足要求。

  落实监管要求。监管机构通常对银行风险承担总量以及业务发展规模提出要求。例如,8%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客观上限定了银行风险承担总量;再如,贷款集中度的监管要求就限定了银行对大客户的风险敞口水平。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