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群

科技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实探“休眠”的苏北化工园:弃厂搬迁正上演

实探“休眠”的苏北化工园:弃厂搬迁正上演

  盐城响水“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后,苏北化工园区开始大整治,响水、滨海、大丰等地的化工园区大小化工企业,也在一夜之间“休眠”。

  据证券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此次苏北化工园区的大整治,仅盐城和连云港地区涉及的停产化工上市公司或子公司就超过20家,波及农药、染料和维生素等诸多行业。

  如今,在长达数月的集体停产后,苏北化工园区重新引起越来越多业内人士的关注。特别是10月25日,丰山集团宣布,公司原药合成车间于当日正式投料复产。丰山集团由此成为盐城市第一家获得复产批复的化工企业。

  停产的苏北化工企业,不得自行复产,而且实行一企一策。政府的审核进度,不仅决定着涉事化工企业命运,也牵动着行业的发展。记者近日前往丰山集团所在地——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化工园,实地调查当地化工企业的现状。

  企业看到复产希望

  在大丰区经济开发区,有一处紧邻东海的华丰工业园,与盐城市区相距70公里。公开信息显示,该园区规划面积11.6平方公里,现有各类企业28家,其中化工生产企业达22家。响水“3·21”爆炸事件后,盐城市委在4月4日决定彻底关闭响水化工园区,华丰工业园也一起进入停摆状态。目前,华丰工业园仍处于警戒状态,驶入园区的车辆,需要登记才能放行。

  8月以来,苏北化工园区的整治工作陆续推进。今年8月,盐城市化工生产安全环保整治提升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关于印发盐城市停产整治化工生产企业复产工作流程的通知》(简称“盐化治办〔2019〕5号文件”); 9月,江苏省化工产业安全环保整治提升领导小组正式出台《关于规范停产整改化工企业复产工作的意见》(简称“苏化治(2019)4号文件”)。

  两份政府文件的发布,让苏北化工园区的停产企业看到了复产的希望。9月以来,大丰区政府官网也陆续公示了一些化工企业拟申请市级复产复核的公示。

  虽说盐化治办〔2019〕5号文件下发已三月有余,但当证券时报记者置身华丰工业园内,仍感觉园区较为冷清,街道上几乎看不到车辆和行人,所有化工厂都大门紧闭。只有走近大门口门卫室才会发现,安静的工厂还有安保人员留守。

  一家化工企业员工对记者称:“现在只有丰山集团部分生产线复产了,园区其他公示过的企业,都还在复产的路上。既然政府允许一家企业复产了,其他企业后面也会慢慢开起来。比如,兄弟科技和辉丰股份在园区的工厂,现在都处在停产检修中,等待验收。”

  “大小化工厂,出事很正常。”安全事故在这里的工人看来,似乎已见怪不怪,“像这里的化工厂,今年在停产整改期间,至少有两起安全事故涉及到上市公司。”

  安全事故是否会影响到涉事企业的最终复产,尚未可知。11月10日,大丰区政府官网显示,江苏海兴化工有限公司、江苏海力化工有限公司的复产申请通过了港区初审、区级验收,拟申请市级复核。

  环保问题遭当地人诟病

  “在化工厂上班确实危险,以前我在厂里就是负责安全生产方面的事情,明明知道有些事情不符合要求,但还是得指挥工人去做。响水事件发生后,对我触动很大,所以后来我就找了一个借口辞职了,总不能为了钱连命都搭上了。”一位当地居民对记者称,虽然自己已改行,但身边还有亲友在化工厂上班,希望化工厂好好整顿,减少安全事故。

  在一家化工企业门口,执勤的安保人员是一名从工厂车间调岗过来的年轻人。该人员称,在此上班的工人,年龄普遍集中在40~50岁。车间里的味道太重了,年轻人一般受不了、扛不住。他在工厂车间待了不到半年,因为实在受不了难闻的味道,所以调到后勤岗位。

  华丰工业园区,也是辉丰股份所在地。一年前,辉丰股份曝出环保问题。在记者此次采访途中,辉丰股份也成了园区工人的众矢之的。有当地人直言:“辉丰公司的事情,若不是利益问题致使内部人直接向环保部举报,肯定不会得到解决。”

  2018年4月,生态环境部发布相关情况称,根据群众举报,生态环境部组成督察组于2018年3月中下旬对辉丰公司严重环境污染及当地中央环保督察整改不力问题开展了专项督察,发现辉丰股份公司环境违法问题严重,主要有4项,包括非法处置危险废物、违规转移和贮存危险废物、长期偷排高浓度有毒有害废水、治污设施不正常运行。此外,辉丰公司为应对督察组现场检查还临时编造危险废物管理台账,并提供虚假报表。

  环保问题被曝光后,公安机关依法对多名涉案人员采取逮捕、刑事拘留、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经过一年多的立案调查,证监会针对辉丰股份的信披违规也有了结果,公司于2019年12月2日收到证监会江苏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经查明,辉丰股份涉及虚增营收、隐瞒环保处罚、高管被刑拘披露不准确等三项信披违规事项。

  辉丰股份在环保问题曝光后,立即被相关部门勒令停产整顿。2018年11月,辉丰股份全部制剂工厂复产。不过,受响水爆炸事件波及,2019年4月起,辉丰股份再次停产整顿。

  在等待复工的日子里,工厂为所有员工发放生活补贴,在缴纳五险后,每个员工每个月能拿到1000元左右。不过,由于复产消息未定,大量外地员工离职,这也导致化工园附近街道的店铺生意滑坡。

  “人流量少了,生意也就不好做了。”华丰工业园不远处的街道上,一家商店老板说,以前园区开工的时候,下班后满大街都是人,商店只要愿意做,可以24小时不打烊。现在街上一天到晚都没有几个人,旁边海洋公园因为参观的人少经营困难,饲养的海豚已经饿成皮包骨了。

  化工园区环境问题,至今仍被当地人诟病。其中,一家餐饮店老板说,只要园区复产,生意就会好起来,但环保整治确实需要加强。这次园区化工企业集体停产前,客人到这里办事,一顿饭的功夫,停在马路上的车,满身都是密密麻麻的白点,很多外地人误以为是下雪了,其实都是化工厂烟囱排放的酸性气体导致的。只要园区的化工厂一开,户外根本不能晾衣服。

  有当地业内人士称,希望这一次大整治后,化工企业的管理进一步规范,安全、环保等方面隐患能得到较大程度的消除。长远来看,这将有益于当地化工产业的发展。

  复产进程规律难寻

相关信息: